当前位置: 首页 > 奇幻玄幻 > 武道玄皇 > 卷一 风铃岛
第一章 你的泪光 柔弱中带伤
作者:天使爱米粒  |  字数:3687  |  更新时间:2014-07-08 20:37:58 全文阅读

小说,小说网 www.cj12580.com 秋日的光辉透过树叶的缝隙洒在绽放的菊花瓣上,金风拂过,透出一阵幽香。一阵叫嚷从朱红的砖墙里传出,七八个十二三岁的少年在院落里踢着一个插着野鸡毛的皮球。

“踢过来,快!”一个穿着红色锦袍的少年向另一个穿着土黄色粗布衣裳的少年嚷道,“再磨蹭小爷踢断你的狗腿!”

“快给少爷!”

“快传给少爷!”

其他几个穿着一样土黄色粗布衣裳少年一起帮腔,也许是被喊的心慌,也许是脚法的散乱,那个被喊的黄衣小孩一脚踩在皮球上,两手在空中胡乱的抓着空气,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“蠢东西!”红色锦袍跑过来,一脚踢到滚动的皮球上,皮球像是长了眼睛一样,砰的落在了倒在地上的黄衣少年的肚子上,又弹回了红色锦袍的脚下,黄衣少年眉头一皱,但是没有吭声,他知道要是吭声了,这小霸王肯定没完,那个球会再次的飞来。

“别装孬种,快起来!”红衣少年笑骂道?;埔律倌旮辖襞懒似鹄?,两手扑啦着屁股上的灰。

几个孩子又抢作一团,不知是谁,一个用力把球踢进了附近的树丛中。

“快去捡回来!”红衣少年朝其他少年嚷道。

另外一个少年不情愿的朝树丛里跑去,刚到树丛边上,浑身竟然颤抖了一下,他看到了一张苍白的脸,毫无血色。一双漆黑如墨的眼睛正直直的盯着他,一阵冰冷的感觉钻进了那少年的心,少年下意识的向后躲了一下,可是身体却动弹不得,只能张着大嘴,却喊不出“诶咦嗷哦哟”任何一个音节,停顿大概十秒钟,终于一个支离破碎的声音从他的破喉咙里喊了出来:

“鬼呀﹏”,然后转身向后疯一般的逃去。

红衣少年一个箭步揪住了他,“怎么了!二牛?”

二牛面色惨白,上气不接下气的说:“少。。少。。。少爷!有鬼!鬼呀!树丛里有鬼!”

几个少年一听这话,都有点怕,只有那红衣少年一脸不惧的样子。

“别怕!我在这玩到大,从来没见到过鬼,我倒要看看,是不是后院阁楼上的鬼跑了出来!”

其他几个孩子一听他提到后面阁楼,都觉得阴冷,他们从小就是被阁楼里的鬼吓大的,每每调皮捣蛋哭鼻子不睡觉的时候,大人就会说:“再不乖就让阁楼里的鬼把你抓走!”于是赶紧吸干流出的鼻涕收起干挤出的眼泪乖乖听话。

红衣少年紧了紧腰带,大步流星的向树丛走去,他拨开低矮的花丛,一把揪住了什么东西。

几个少年虽胆怯但仍好奇,抻着脖子的向那边张望,只见红衣少年拖出个孩子,那孩子个子要比红衣少年矮一头,年龄像是有十岁光景,一头灰白的头发,蓬蓬的,有点像个棉花糖,随着红衣少年的拖拽,踉踉跄跄的跟了出来。

这几个孩子见是个比他们小的孩子,一拥而上,将他围在中央,大家终于看清了这个白色恶鬼:苍白的脸没有一丝血色,两个漆黑的眸子闪烁着,薄薄的嘴唇紧咬着,胸脯随着呼吸急促的起伏着。

红衣少年得意的看着自己抓出的鬼,一把拍到了那个苍白孩子的头上,苍白孩子被打了一个趔趄,但是没有吭声,看来他也知道红色锦袍少年的脾气,越是叫嚷越会被整治的狠。

“是你这个病秧子在这里装神弄鬼!”红衣少年道,顺势又向苍白孩子的屁股上踢了一脚。几个孩子一看小主子这么对待那个孩子,也开始笑着骂着推搡着那个苍白孩子,那个苍白孩子始终低着头,偶尔吃痛了,漆黑眸子里迅速闪过一丝冷意,但又像天空的闪电般瞬间消失。

红衣少年分开众小孩,揪住了苍白小孩的领子,说:“病秧子,离我远一点,和你说了多少次了!别像你那扫把星的娘一样,来害我!”

苍白小孩一听红衣少年少年辱骂自己的母亲,眼里的冷意迅速聚集。

“不许说我娘!”

“你娘就是扫把星!”

“扫把星!”“扫把星”

“扫把星生小扫把星!”众人起哄的骂道。

苍白小孩的脸上升起一丝红晕,眼珠变得乌黑,忽然一拳打向红衣少年,红衣少年轻轻一架,就架开了这软绵无力的来拳。

“敢动手!打他!”红衣少年叫嚷着,一拳向苍白小孩的脸上砸去,苍白小孩躲闪不及,被打倒在地。其他小孩一拥而上,拳脚相加,苍白小孩蜷缩着身体,避无所避的承受着拳打脚踢,嘴角被打出血,眼角被打裂,但他眉头紧锁,一对眸子,依然漆黑的吓人。

“敢打我,活的不耐烦了!”红衣少年一脚踹在苍白小孩的腿上。

“大少爷,别打了!”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冲到了众小孩中间,拦在了红衣少年的前面“老爷知道了,会罚你的!”

“奶妈,这小子还会打人了,没娘教的野小子!”红衣少年撒娇似的拉住了妇女的胳膊“千万别告诉我爹!好奶妈!”

妇女道:“就知道惹祸!赶紧回去洗洗吧!厨房里有我给你炖的鸡汤?!?/p>

“病秧子,这回先放过你,下次别怪我不客气!你们也散了吧,二牛别忘了把球找回来!”红色锦袍扔下句话,向鸡汤的方向跑去。

苍白小孩挣扎着爬了起来,眸子里含着泪光,问道:“奶妈!霄哥说我娘坏话!我娘不是扫把星!”

奶妈一抖,下意识的向后院阁楼瞄了一眼,轻声的叹了一口气,“小少爷!你娘不是!她是个好人!”

苍白小孩擦了擦嘴角的血迹,“娘!”苍白小孩强忍住几欲夺眶而出的泪水,跑向里树丛深处.....

苍白小孩冲过了几条羊肠小路,惊飞了几只归巢倦鸟,撞折了几条荆棘树枝,趟倒了几片野花杂草,飞奔到后院朱红的外墙边上,才大口大口的喘起了粗气。

苍白小孩叫凌寒,按常理说,生在凌家,可谓是含着金钥匙出生,但说的只是那个红衣少年凌霄,他是凌家的嫡出长子,是凌寒同父异母的兄长。

凌老爷说,凌寒的母亲在十年前就得了一场大病死了,那场大病还传染给凌府的很多人,包括凌寒的祖母及下人五十余口,全都患疾而终,故凌府上下都把这灾难的来源归于凌寒的母亲。

而凌寒三岁时,也得了一场大病,周身一如冰块般温度,触之冰手,请了许多大夫来看也没有好转,眼见不保,凌老爷念及骨肉,重金悬赏良医。

三日后大雪,凌府外来了一个灰发道人,自称能医百病。见此子,灰发道人愁眉紧锁,道:此子天性凉薄,且寒气太重,恐不久矣!我有暖玉一块,护住心肺,获能延百日之命?!彼蛋?,留玉扬长而去。

说来也怪,佩戴上这块暖玉后,凌寒倒是一天转好一天,但脸色依旧是苍白,没有血色。

只是凌老爷听信了灰发道人的话,怕这个儿子不久夭折或是日后性格怪悋,再加上有凌霄这个长子的争宠,对这个小儿子也失去舐犊之情,就教王奶妈看管,很少过问。好在王奶妈是个念佛之人,心地向善,待凌寒如亲子一般,每日无事时,也教教他诗书礼仪。

凌寒在府里没有父亲的爱护,也没有许多人关注,甚至下人大都瞧不起这个病恹恹的庶子,只有在王奶妈身边,才能让凌寒感觉到了一丝丝温暖。由于这怪病的缘故,凌寒的身体一直很虚弱,凌寒只比凌霄小两月,但个头却像小了三岁有余。

凌寒蜷缩在后院的外墙角,这里是他的天地,除了和奶妈在一起的时间,这里是他最放松的地方,因为没有人情愿接近这个后院。

凌寒的母亲生前就住在这个后院,而且那场大瘟疫也来自这个后院,最后凌寒的母亲也死在了这个后院。后来,竟有人说在会听到后院会传出阵阵的哭声,在黑夜里如诉如泣;还有人说在月光下,看到阁楼里会有白色的身影飘过,再后来,凌老爷请了驱鬼道士寺院高僧进行超度,可是午夜依旧有人在这里惊魂,于是,凌老爷就封了这个闹鬼的后院,任其荒芜。

凌寒在这凌府生活了十多年,饱尝了大房兄弟的臭脚老拳,账房厨子的横眉冷对,仆人丫鬟背后的蜚语流言。他也在背后听过后院有鬼的传言,他并不是不怕鬼,但这里似乎有种魔力吸引着他,也许是因为自己的母亲曾生活在这个院子,也许是这里没有人来打扰,总之这人们口中的鬼魅之地倒成了他的自由乐园。

他可以躺在草丛里叼个草棍儿看天上自由的云朵,不知道云朵之上会不会有神仙;也可以看些杂七杂八的书籍,什么诗书礼乐经史子集奇闻传记,这是凌寒最好的精神食粮,凌寒的记忆力还是不错的,不能达到过目成诵,但也都牢牢记在心里。

他还可以偷食厨房的美味,想起厨房的美味,凌寒情不自禁的咽了一口口水。凌府有个霍厨子,长得像是五十多岁,但没人知道他的真实年龄,据说是一百年前大陆食神汤有为的第八位弟子,这个弟子做菜的本事的确不是盖的,煎炒烹炸色香味意样样俱全。有次凌寒去偷食被这个霍厨子捉到,原以为会被送到父亲那里发落,但是这个厨子并没有声张,反而特别照顾凌寒,总是给凌寒弄些好吃的东西,还讲了许多各地的美食趣事,也教了不少美食的做法,算是凌寒在府里唯一的朋友。

凌寒更多的时间只是在呆呆的想,自己脑海里没有记忆的娘,她长得什么样,如果她在身边,自己会是什么样。

好奇总是少年的心性,凌寒也不例外,有一次,凌寒也曾偷偷的爬上围墙边的老榆树,向后院里面张望,但是除了那栋破旧的两层小楼和紧闭着的门窗,什么也没有发现。

喘了一会粗气,凌寒吐了一口带血的吐沫。凌寒其实很想和凌霄他们一起玩,也并不是存心的搞些恶作剧,只是凌霄从来不给他和其他小孩一起玩的权利,总是奚落他,欺凌他。平时,被凌霄欺负也就忍了,不知为何今天凌霄竟然侮辱自己的母亲,这让凌寒忍无可忍。虽然自己没有见过自己的生母,但是在凌寒的脑海里,母亲一定是最美最善良的,他不许任何人侮辱自己的母亲。

凌寒枕着手臂躺在了草地上,精神有些委顿。直直的看着那斑驳的旧围墙,视线一直延伸到了那扇紧锁的大门。

恍惚中,他竟然看到了那扇被锁住的大门颤巍巍的开启了半扇,一个白色的身影竟飘了出来,凌寒努力的揉了揉眼睛,大门依然紧闭着,一抬头已是繁星满天,冷露遍地,竟在这里睡了一觉,凌寒正准备回奶妈那里,忽然听到墙的那一边,传来了一声悠悠的叹息声。

天使爱米粒
作者的话

初次发文,请多关照!

捧场

按“键盘左键←”返回上一章   按“键盘右键→”进入下一章   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

章节评论

发表章评

    设置

    阅读背景
    字体大小
    A-
    16
    A+
    页面宽度